苡卿

求数据

突发奇想,我想求一个正太数据,就是那种身高拉最低的男士


你的某些要求

你的小要求


内含:铠,李信,夏侯惇,李白,玄策,裴擒虎



铠-


你扒拉扒拉地上的野草,在铠身边坐了下来。


“我能不能吻吻你?”你歪着头看着他的眼睛。


他的嘴唇抿得更紧了,本来就因你突然坐下而略显不自然的身躯则有些僵硬。


他没说话,但眼神里却也没透露出拒绝,但在你眼里简直就是欲语还休。


你有些乐,他还是不懂怎么说出自己的喜欢与不喜欢。

你移坐到他对面,双手搭在他肩上,身高差让你做出这样的姿势有几分困难和怪异。


铠没什么反应,你却了解这男人最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

你笑嘻嘻的看着他的眼睛说:“铠哥哥,我现在就想亲亲你。”


他的耳朵有些微红,拿下你放在他肩上的手握在手心,认真的看着你道:“晚上。”


【铠任由你扑倒在地,一旁不小心路过的李信差点拿不住刀。】


李信-


“信哥儿!”


你有些恼羞的把他的大刀抱在怀里,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我不管我不管,信哥哥你就是不爱我了!”


此刻平时高大腿长的男人在此时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信哥哥!”


李信实在是无法答应你这个要求,只好背对着应付你。


你看他这样突然有些难受:“呜呜,信哥哥是不是觉得我不重要…”


“不是的。”他的声音有些急促,看到你哭他连忙否认并且把你抱到怀里。


“那你…那你怎么不答应我…”你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他犹豫了一会,似是有些难以启齿:“在下实在无法做出…”(将姑娘的衣服当做剑鞘剥掉)的举动。


“可是,喜欢一个人,就可以把她当礼物拆掉啊…今天,还是你的生辰…”


【最后你在自己生辰把李信剥了个爽。】


夏侯惇-


“不可以啊小姑娘!…哈哈哈…别…”夏侯惇把手里的东西举得高高的不让你够到。


由于你踮起脚挠他胳肢窝,他最终还是“败”下阵来,一脸生无可恋的躺在沙发上,任由你扒开他的裤子,将脱毛膏摸到某处。


他强迫自己将感官发散到别处,可凉凉的膏体触感无时无刻的提醒他,他的某些“魅力”要离他远去了,还有那不停抚摸的…


你拍了一下小惇惇,“大叔别乱动,让我好好抹完啦。”


夏侯惇:“……”


【退毛后,你边欣赏自己的杰作边被O了个爽】


李白-


你拿出托人带来的好酒放在桌上,自己在房间里静静等待。


果不其然,某人闻酒香气而来,不一会儿便醉倒在桌边,摇头晃脑的吟诗。


你下楼,他看到是你,傻傻的对你笑了笑便任由你将他扶到怀里。


你于是将早已准备好的小黄鸭发夹套到了他的头上,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出拍立得。


-咔


李白喝酒的动作顿了顿,似乎是想不通你为何这样做,但没一会儿就好像一个大猫似的瘫在你怀里。


你(计划通)


【事后你被李白罚写李白诗集到生无可恋】


玄策-


“我不管我不管,就是不许!”


玄策将胳膊抱在胸前,头歪在一边不看你,尾巴尖儿都透露出一股赌气的味道。


你手上的动作不停。


他看你不理他有些气急:“姐姐你有我还不够吗?!”


你帮手上的橘猫清理好伤口,才看向他,有些讨好:“它受了伤,又无家可归,我们就先帮它把伤养好吧。”


你放下橘猫,将头在小狼崽的胳膊上蹭了蹭“我保证,等它好了就把它送走。”


你知道在狼族魔种的家里养一只猫无疑是对他的挑衅,但看到雨里那只受伤的小猫艰难的爬着,你还是义无反顾的将它带回了家。


“要我答应也不是不可以…”他故意将少年音拉长—


“只是……我的肉不许给猫吃!我的床上不能有它!!你也……你也不许撸它!”


“那我手痒了怎么办?”你故意问道。


玄策有些炸毛:“怎么我的耳朵不好摸吗?还是尾巴不好撸?”


“是是是,只要是玄策的我都最喜欢了…”你安抚他。


他脸部通红小声到“什么…什么叫只要是我的!”


“因为我只有玄策啊”你笑眯眯的看向他。


【晚上你把玄策撸了个爽】


裴擒虎-


“玉环姐姐,你有见到小老虎么?”


杨玉环慢条斯理的抬起在琵琶上的玉手指了个方向便不再说话。


你边向那边跑去边说:“谢谢玉环姐姐,改天请你喝酒!”


这边,窝在房间呼呼大睡的大猫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后惊醒,在看到房间无处藏身后便窝在角落,颇有些生无可恋的意味。


他是真想不到啊,他娘子居然有这样的爱好!


这边你开门看到角落的大猫便扑了上去,“小老虎~虎哥哥~好哥哥便让我摸一下吧~”


裴擒虎默默的加紧了两条虎后腿。


你见状也不再叫他,只是强硬的掰开两条虎后腿,将两只虎蛋蛋放在手里把玩,脸上还有迷之红晕。


“死玄策害我!”裴擒虎在心里骂到,他没想到只是带你去看了他在长城的老朋友,你变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玩玄策家猫的猫蛋蛋。


他想着你摸就摸吧,结果你真的只爱要虎状态的他!他还不敢反抗…


那就只能享受了!


大猫身了个懒腰,便开始享受你的“按摩”。


【你:那种触感真的是那种…那种很少见的那种…】



(赵云×你)美酒

  “你怎么坐到这边了?”不知是谁问了一句。

  你端着碗回答道:“当然是看我的云哥哥呀。”周围人哄笑着却也没有人当真,军队里说些浑话是很正常的。

  起初将军还会还会严肃着脸要求你不要开这样的玩笑,但他那掩盖不住的通红的耳朵却也叫周围人偷笑。

  堂堂赵将军必然是威武不凡的,但将军深得军心,与士兵们同吃同住不说,平日免不了无伤大雅的玩笑话。士兵们一天苦练,也只得到饭桌上放下紧绷的心情。

  你喜欢看赵将军这副害羞的模样,但玩笑开多了也就没有了最初的效果。赵将军平日里作风严谨,你实在是没得法子了。

  碰巧不承认自己是你好友的扁鹊寄信来说要来你这边驻地寻取一味药材,你便愉快的应了下来,还说要带他看看这的风土人情,以便缓解缓解不能看害羞的子龙之苦。 

  扁鹊寄信总免不得要要和你讨论讨论医术。你身为女郎中本就不容易,全凭一身让“郎中们”看了便叹惋身为女子不能有大作为的天赋,也得亏你有这本领,才没叫着军中人瞧不起。

信中也没说是几天,你只得天天向轮值的士兵“打招呼"。你哼着不知名的调子和新来的小士兵调笑,小士兵长的俊俏,还没经过多少风吹雨打的脸蛋是军中见不到的稚嫩。

  “小兄弟没事可来找姐姐说说话?”你看着小士兵支支吾吾红着脸便心情愉悦。

  “喂,新来的,你可别信她的话,她想说话的兄弟可多着呢!”周围一阵哄笑,小士兵的脸更红了,便恼羞着跑远了。

“你这老贼,可生生把人家吓跑了。”你笑骂道。心里却想着果然不如赵将军娇艳动人。

“俺说的可是实话!是不是啊兄弟们?”这大汉等着人应和,没看到周围人的眼色,回头一看便看到威武的大将军走来。

  你看到那抹银色的盔甲时便站直的身子,装模做样的念起了书“昔在皇帝,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能徇齐......”脚底下的步子却也迈的越生的快了。 

  “站住!”

   听到这声,你只好垂头丧气的回头,乖乖到赵将军身前立定。前几次你还试过装作没听到溜走,可每当之后你便恨不得自己生的五大三粗孔武有力,这样才能不在赵将军手下挣扎。

  你垂头丧气却也对此甚不在意,赵将军问起你来你就说慰问新来的士兵!即便被他发现调戏新来的士兵……算了算了,只是赵将军最近越来越奇怪,车到山前必有路,大不了……

    “为什么我每次见到你你背的都是这两句?”

    这将军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这个……自然是见到云哥哥让我心生向往,便只记得这两句了”你嬉皮笑脸的想忽悠过这个话题。

  “哦?”赵将军意味不明的看着你。

  你的脑袋飞速运转,赵将军今日着实奇怪,平日里说就是一说的就是二的,今个怎么…?

  “将军可要相信我,我对将军之心天地日月可鉴!”你急急忙忙说出这句,全然不管身后一群憋笑到站不住的大汉。

  赵将军看了一眼身后的大汉,“你们今晚回去把操练翻倍!”将军停顿了一下,眼睛转向你“至于你,给我来背书。”

  你顿时多了些精气神,不就是背书嘛,自己还是没问题的,于是你大摇大摆的跟在赵将军身后,空留一地苦哈哈的士兵。

………………

  将军的房间你进来的次数不多,却也全然摸清了。

  “你知道我来叫你干什么吗?”将军看着你。

  背书?可不就是背书么?但你想起将军这闷骚的性格却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你试探道“将军是想…?”

  他移到窗边,看向远处操练的士兵。过了一会儿才回答道:“不日我便要去寻主公商讨军中要事。”

  “将军,是又要打仗了吗?”即便经历了这么多,但你对于生死离别还是难以接受,身为医者应看淡生离死别,可你总免不了大战后与将士们醉倒一番。

  “现在情况还不明确,不过…”他转头看向我“不过归期未定,可能…”他语气里尽是犹豫。

  什么能让将军犹豫至此,难道…

  “将军就不能送信与主公商讨吗,军中无帅不利于…不利于军心稳定。”

  “此事事关兄弟们安危,只有面见于主公才可。”赵将军眼中尽是认真的光芒。

  你真的让这双眼睛里只装下你。

  “将军没想过我吗?”你低着头,声音顿时婉转而凄惨。

  “什么?”将军显然是被吓了一跳。

  可是事到如今“将军就没想过我吗?我对将军倾慕之心人人可见,将军就…就忍心将我抛弃于此?"

  “何谈抛弃之说?此次出行不过归期未定,却也要不了一月半载,不过倾慕之心…子龙确实认为姑娘倾慕之人着实有些多了。”

  他,他怎么尽说些让人误会的话,不过想起自己平日里所作所为确实有些过分…

  “赵将军难攀,只以粗菜代美酒…”

  “你怎知我难攀?”

  你猛然抬起头,平日里赵将军对着自己的浑话一概无视,不过今日?这将军开窍了?

  “那将军可是任由我攀?”你抓住机会,想看赵将军害羞的样子。

  “咳…若只有我一人的话…”将军猛的背过身去,你只能看到他通红的耳朵。

  “当然一直只有将军一人。”你的语气里有藏不住的认真。

  你不知将军是何表情,但他语气却比以往低哑“那便…叫我子龙。”

  “子龙,子龙哥哥不要背对着我嘛~”

  你念着在脑海中辗转数次的称呼,心里一阵阵的愉悦涌了上来,不过脸上的表情却越发娇媚。你双臂缠上赵将军的腰,靠在他背上,你晓得男人就爱女人这幅模样。

  你是个不让自己吃亏的性子,赵将军这腰你可是眼馋了好久的。不光是腰,还有…

  赵将军没想到你会突然抱住他,心快速跳了几下遍也由着你去了。

  但他没想到你不但心脏,而且还能大胆的说出来。

  “我很久前就想抱抱子龙了,不只是抱,还有亲,还想和子龙一起—”

  他猛的捂住了你的嘴,却在感觉到你嘴唇的温度后有猛的放了下来,脸颊通红手足无措。

  这样的场景是你梦里才有的场景,你真的爱惨了他这幅模样

  “还想和子龙哥哥一起度过每一天哈哈哈,子龙哥哥你想什么呢?”

  赵将军像是要冒烟了,这男人,明明是他今天尽是说些让人误会的话,你才耐不住的挑明了,怎么现在反倒像是你欺负他一样。

  你笑嘻嘻的拉住赵将军的双手,猛的亲了上去,伸出舌尖在浅浅试探。

  平日里力大无穷的赵将军这会儿倒任由你摆布了。

  冒烟的赵将军睁大了双眼,却没有力气挣脱了你,只得张开唇让你的‘努力’不白费。

  你沉迷于赵将军青涩的吻技,手也不安分,在将军身上乱抚,按照赵将军那性格,他肯定是要阻止你的,可…

  “不止今日可否夜宿将军府…?”你亲吻着将军的锁骨有些含糊不清的讲到。

  “子龙…听姑娘的…嗯…”

  …………………

  爱媛县风景。
  爱媛县呢,印象最深的是海边的火车头和没入水中的轨道。县中的草坪和小楼与两旁远处林立的高楼对比鲜明。
  值得一提的是,沙滩的后方有绿竹包围着的石像神龛,处于其中别有一番幽静。

千鹤町风景

未极化山姥切国广×你

#你一直很好奇山姥切国广不穿被被是什么样子。#







山姥切国广是你的初始刀,你是审神学院的第一届毕业生中的第一名,你拥有强大的灵力,武力惊人,精通与各种刀交流的方法,并且严以律己,以满分的成绩通过了审神与刃伦理课。


但你也拥有极大的好奇心,你从上学开始就好奇山姥切国广不穿被被是什么样子。因为书本丶审神者论坛上的他都是穿着被被的。于是你,暗搓搓的开始计划。


你一直认为自己美貌与亲和力并存,但你的计划直到山姥切国广练度满都没有成功。


你开始试着假装不经意提起他为什么要穿被被,但山姥切国广却一瞬间低落了下来, “只是个仿品罢了,怎么能……” 你意识到自己这样有违《与刃相处的三百种方法》。


于是你又生硬的扯开了话题:“我们一起去看新锻的刀吧!”但随后,山姥切国广好像更加低落,你发现,你扯的话题,真蠢。


之后,你计划过让歌仙偷偷洗掉切国的被被;让你的闺蜜乱和他的兄弟玩耍的时候无意扯掉切国的被被;计划过让切国的舍友青江偷拍睡觉的被被,为此你还付出了许多金蛋蛋,但无疑,都没有成功。你甚至计划过偷看被被洗澡,但最终,你的理智最终占了上风(乱拉住了你)。


最近你的闺蜜乱以为你偃旗息鼓了,但其实你依旧暗搓搓的计划着。


机会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你锻出了本丸的第一把一期一振。各位小藤四郎先生和狐鸣先生都很开心,你甚至把这件事写进了笔记本。也为此,你决定开一个宴会。


第一把四花太刀,不再贫穷的本丸,各位大小先生的的笑容……以及切国(微笑),都是你开宴会的理由。


你看着光忠歌仙长谷部忙碌的身影,就想象着像是看到了不穿被被的切国。


你扩大了笑容,向一个高挑沉稳的身影招了招手,“主公,有何吩咐。”


你将印着现世某个少女团体组合的钱袋递给太郎:“这次你和次郎去万物多买些酒吧,宴会怎么能没有酒。”你眨了眨眼。


太郎握着沉甸甸的钱袋:“是,我明白了。”随后,你便听到了次郎的笑声。你弯了弯嘴角,以后常开开宴会好像也不错。


   ——


夜晚,天空在你的灵力下渐渐开始荡漾着波纹,随后有渐渐恢复平静,但没有一个刀发现。你呼出一口气,这可是惊喜呢。


一期一振先生来的很突然,宴会也很突然。幸而你拥有妈妈系的光忠先生以及手艺同样风雅的歌仙先生。还有……你看着收拾着万樱书下宴会场地的各位刀先生;坐在兄弟肩膀上帮小夜摘柿子的小天狗;听说有酒喝激动到脸红的本丸欧气象征不动行光;以及……


“药研不去和兄弟们一起么?”你趴在栏杆上望着正在挂刀铃的一期一振和周围的各位小藤四郎们。


“啊,现在只要守在大将身边就好。”


你悄悄扭头看向身后的黑发少年,即使面色平静,眼眸里也有难掩的光。


你向他眨了眨眼,“药研也下去帮帮一期先生熟悉本丸吧!”


   ——


万屋真是个好地方。你看着次郎手中几种高度数酒时想到。


“就等着你们啦,两位大太刀先生!”厚藤四郎笑嘻嘻道。


你兴奋的抬起手招呼着他们做坐到旁边。


“今夜让我们一起乱舞吧!干杯!~”


“干杯~!”“干!”“姬君来干!”


   ——


看着玩闹的小刀先生,拼酒的刀先生,谈天说地的刀先生……你估了估时间,爬上的樱树…最矮的一个枝桠,扬了头,果然,捕捉到了一位切国先生,“切国能拉我一把么?”


他拉了拉被单,但再怎么拉,少年平常不被人所能看到的精致的下颌在灯火的映照下都清晰可见。切国好像不太习惯这样的角度看着你,你感觉到他在不安,但他依旧伸出来手,无言,只是伸出来自己的手。


你按捺住心里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兴奋,脸色平静的顺着力道坐到的切国的旁边。


你不敢看切国,只能有些拘谨的看向天空,装作欣赏风景。


到了。


只见灵力形成的天幕霎然绽起了光,是烟花。


穿过古老岁月的刀先生们有些警惕,但随后,便感受到了的自己审神者了灵力。


小刀先生们愣了一下便看向你,“审神者大人!”


“主公好厉害!”


“大将今晚格外开心呢。”


……


你小心的扯了扯切国的被被。


烟花,美人,酒香和隐隐约约的樱花气味的切国的气息混合在一起。


——你觉得自己恋爱了。


……


距离那天已经很久了,你趴在窗台上扒了扒手指,刚好十天了啊。因为喜欢切国的心情来的来势汹汹,你计划灌醉切国在扒了他被被的计划只能搁浅。


原来我已经开始暗恋十天了。你后知后觉的想到。随后,你又以更颓废的姿势趴在窗台上。


也有—好几天没有见过切国了。


切国最近好像在躲着你,你有些心虚,想到了自己前几天给切国送的各色各花样的被单和连续几天自己去花园摘得玫瑰花。难道不对么?喜欢他就要给他买买买送送送。


难受,不仅心痒痒,还止不住的一直想。你不由得想自己和切国的点点滴滴,能回忆的都回忆了一遍。终于,你决定主动去找他。作为一个优秀的审神者,要务必和自家的小刀精打好关系:)


……


你敲了敲门,刚好三下。


听着里面传来的脚步声你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了。


“—切国”


“是青江哦主人。”青江走了出来,“切国还在里面,本丸的佛学学术讨论会要开始了,主人加油哦!”


青江挥了挥手不给你反应的机会便走了。“什么加油嘛……”你红了红脸,有些扭捏的走了进去。


“切国—”


“主君为何要来看仿品的我?”切国站在起来,显然是听到了你和青江的话。


“什么仿品,总归是我爱护的刀先生,就喜欢来看切国呀。”你笑嘻嘻的说到。


你就着旁边的榻榻米趴了下来,也不觉得这样有失形象,毕竟,自己什么样子切国没见过呀:)


“都是切国的味道呢”你深吸一口气。


“那……主人想要被染上我的味道吗?”


!!!


喂喂切国你人设崩了!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脸红的说仿品的味道什么的吗?怎么能若无其事的说出这种鬼畜的话呢?读者会打我的啊喂!


你看着切国注视着你的眼睛,编好的话题也从脑海中不翼而飞,什……什么嘛,突……突然这个样子……好害羞啊。


你捏了捏自己最好看的一条裙子的裙角,随后后知后觉的捂着脸,你的眼神闪了闪。


你想自己的脸现在一定红透了吧,好丢人……


随后你说出了短短时间却以在心中酝酿了几百遍的答案 “好呀,我也想要……切国的味道。”


说完你便一骨碌的起来准备爬起来冲出门去,但刚刚的答案好像用遍了自己全身的力气,你双腿一软,身体便像大多数没习过武的现世少女一样摇晃起来,随后跪在榻榻米上。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你如此想到。


“那个,切国,我……我去看看远征队回来没……”你的说话声在切国的注视中越来越小。好……好犯规啊,那样漂亮的眼睛就这样一直注视着自己……


“怎么,主人准备抛下我这个仿品吗?“


“不……不是的!”你极力的否认着,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劲,蹦起来圈着切国的腰想要亲上去。


在脑海一片空白的碰上那份凉软之前,你在心里庆幸“还好,没有拒绝啊……”


……


远征部队回来后便听到了噩耗—审神者和切国在谈恋爱。


你正在切国的怀中懊恼,天知道自己只告诉了乱……那就只好这样了!你暗暗握了握拳头。


……


于是,在气氛略微有些僵硬的晚餐时,你又宣布了第二个噩耗:“今晚,请切国先生来寝当番吧。”